聯系號碼
業內新聞
您現在的位置是:首頁 > 新聞公告 > 業內新聞

知識產權案中有很多好玩的東西

來源:  作者:  時間:2016-10-20 21:25:58

 一位女法官的辦公室,居然到處放著童車、月餅、玩具、鞋子、玻璃、地毯、地板、廣告牌、大磚頭,還有一些莫名其妙叫不出名稱的零件、管件,是這位法官把特殊的收藏癖好帶到了工作崗位上嗎?當然不是這樣。之所以出現這樣的情況,是因為這位法官是一位專業審理知識產權的法官,辦公室里堆的這些“寶貝”,都是當事人打官司的時候提交的實物證據。這位法官,就是現任南京中院民三庭副庭長周曄。對知識產權案件的刻苦鉆研,讓她從該領域的門外漢,迅速成長為辦案高手,獲得了“全國法院辦案標兵”的殊榮,此外,她還獲得過“江蘇省優秀法官”、“江蘇省五一巾幗標兵”、“南京市五一巾幗標兵”等眾多榮譽。近日,她再次被南京中院提名為省黨代會候選人。 揚子晚報記者 羅雙江

周曄小檔案

周曄,1980年9月出生,江蘇溧陽人。2000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。2005年6月畢業于南京大學法學院,8月參加工作。歷任南市中院書記員、法官助理、助理審判員、代理審判長、審判員、審判長、副庭長。2007年以來,先后在南京中院民三庭、民四庭從事知識產權和房地產審判工作。曾榮獲“學習陳燕萍活動先進個人”、“南京市五一巾幗標兵”、“江蘇省優秀法官”、“江蘇省五一巾幗標兵”、“江蘇省優秀共產黨員”、“全國法院辦案標兵”等榮譽,2011-2013年連續三年被評為“優秀公務員”而榮立三等功;連續19次被評為中院“調解能手”或“辦案標兵”。

周曄具有較深的法學理論功底和較強的審判實踐能力。自辦案以來,在知識產權庭每年基本保持辦案數量全庭最多,近幾年共審結各類知識產權案件485件,審理了一批精品案件,有5件案例入選2010-2013年度“南京市知識產權保護十大案例”、1起入選“南京法院2013十大典型案件”,2件案例入選2012-2013年度“江蘇省知識產權保護十大案例”。

專利侵權判決書一般法官看不懂

光看周曄的這些榮譽,一般人會猜測她的年齡至少在40歲以上。事實上,周曄生于1980年,在法官隊伍里還是很年輕的。2005年6月從南京大學法學院研究生畢業后,她來到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三庭工作,從書記員干起,通過實打實的刻苦磨煉,逐漸當上了法官助理、助理審判員、代理審判長、審判員、審判長、副庭長,幾乎是一兩年就上一個臺階,進步可謂神速,這和她所處的良好氛圍有密切關系。“我研究生的方向是國際經濟法,和知識產權完全是兩個路子”,周曄說,知識產權涉及到大量技術問題,大都是理工科的知識,作為文科生,這些高深的專業名詞頗讓人畏懼,而知識產權庭的老法官們,有不少都具有醫藥、機械、物理、化學等理工科背景,是難得的復合型人才。“我們一個老法官寫的關于化學方面專利侵權的判決書,別說普通人了,一般法官都看不懂,而當事人看了佩服得五體投地,因為他們很少看到法官具備如此專業的化學知識。”

在老法官們的言傳身教之下,周曄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和動力。她暗暗下定決心,一定要以老法官們為榜樣,在知識產權審判領域干出點樣子來,并為此付出了艱苦的努力。有個關于“旋轉補償器”的專利侵權案件頗具代表性。旋轉補償器用于減輕管道壓力,如果沒有這個裝置,就要把管道做得很長,通過讓氣體多跑路的方式消耗掉能量,既耗材料,也增加檢修管道負擔。該產品的專利權人、一家江蘇的企業發現,他們的產品被人“山寨”了,因此提起了訴訟,相關的產品涉及到全國多個單位,前后打了8年官司。“剛接手時,我對旋轉補償器的工作原理完全不懂。”周曄說,她為此研讀專利文本、查找資料、請教主管部門和專家,弄懂原理之后,艱苦的取證調查工作才開始。

文科女法官寫出驚艷“工科判決書”

2011年的一次訴訟,周曄去鹽城做證據保全,不想當地單位根本不配合,因為這種產品單價不低,一個要好幾萬塊,被拿走了也影響工地施工進度。她和同去的法官只得反復向使用單位介紹案情、釋明法律,告訴對方如果是因為原告起訴不當造成損失,是可以請求損害賠償的,最終,雖然法官們送達了起訴材料、封存了實物,但對方又不肯簽筆錄,磨蹭到晚上八九點才結束。此時,穿了雙坡跟鞋站了一天的周曄感覺腿都快斷了。

組織雙方當事人質證后,法官們又來到生產單位,談如何切割產品,進行現場勘驗比對。“不切割就看不到里面的結構,也就沒法和專利權利說明書進行比對,就沒法判定是否侵犯專利權”,周曄說,因為涉及到巨大的利益,生產單位也極度謹慎,光就如何切割產品就和法官談了好幾個小時。談完之后,雙方當事人均在現場架上攝像機,對切割進行全程錄像,合議庭三位法官現場見證。

最終,經過細致縝密的審理,周曄撰寫了2萬多字的判決書,敗訴的被告代理人收到判決書后打電話來說,雖然他們不服要提上訴,但判決思路和技術分析確實超出他們的想象,甚至問,“這份判決書真的是你一個文科出身的女法官本人撰寫的嗎?”

辦公室堆滿實物證據像個雜貨鋪

周曄說,這樣復雜的案子只要沉下去認認真真辦一個,對個人的能力就有極大的提升,因為搞通了一個,連著三四個同類的案子就都跟著一起解決了,而長期辦理這樣的案子,人的思維能力也會跟著提高,變得非常縝密,她也從中獲得了極大的成就感,獲得了工作的樂趣。“知識產權案件看上去高深,其實做起來會有很多好玩的東西”,周曄說,有一次她和兩位男同事組成合議庭審理一起商標權案件,該案件涉及的實物商品是女士內衣。開庭時,她剛走進法庭,發現審判臺上一溜鋪開了若干女士內衣,兩位男法官看著她,表情相當地鎮定,再仔細一看,又有點似笑非笑的感覺。“當時我心里面很想笑,但法庭是嚴肅的地方,我告誡自己絕對不能笑出來”。周曄說,這些作為證據的實物產品,短時間內不能處理,必須保存,所以她的辦公室里經常堆滿了奇奇怪怪的東西,甚至還有月餅、干燥劑和大磚頭,“月餅是上海冠生園和蘇州冠生園打商標官司提交的,干燥劑是元祖食品和克里斯汀打干燥劑外包裝外觀設計提交的,大磚頭是審理一起建筑材料專利糾紛時,從工地上提取的,還有其他很多東西,沒法一一說了,就像雜貨鋪似的。”

工作太忙,生二胎想都不敢想

有樂趣就有煩惱,周曄告訴記者,她在進入該領域之前,怎么也沒想到這個領域也會有完全沒辦法講道理的當事人。“有一位老先生就是這樣”,周曄說,這位老先生以其兒子的名義申請了一項專利,然后就拿著專利證書四處起訴一些國內外的大企業,稱對方侵犯他的專利權,索賠數額都極高,動不動就是上千萬。“在法律上有沒有道理另說,問題是這位老先生的做事方式讓人崩潰”,周曄說,老先生天天打電話纏著法官,要求法官回答他能否勝訴,甚至還寫好了判決書寄給法官,意思是讓法官就照他寫的判。開庭時,老先生完全無視法庭秩序,要么哭、下跪或以死相逼,弄得庭審無法進行。“我們對他發來的所有信件一一保存,按照法律辦事,仔細認真撰寫判決書,最終他敗訴了,從此也不再胡鬧了。”

如今,周曄從專審知識產權的民三庭被抽調到了審理房地產官司的民四庭,又面臨著新的挑戰,“受這兩年房地產市場火爆以及經濟形勢的影響,案件量飆升,且當事人之間矛盾都比較難以調和”,周曄說,困難歸困難,案子還是得一件件踏踏實實地辦,想停都停不下來。截至目前,作為一名房地產審判的“新手”法官,周曄已審結各類房地產案件132件,擔任審判長審結案件390件,較為迅速地適應了新的崗位。這樣高強度的辦案,能顧得上家庭嗎?周曄說,上小學的孩子是老人在照顧,老公也忙,她只能在下班后盡早回家,等孩子睡了再繼續把帶回家的工作完成。“經常有人問我生不生二胎,我只能笑著搖搖頭。”